“3个月挣一辆帕萨特不复存在!司机们口中的“夕阳产业”和“跑网约车算是入坑了”是怎么回事?

上周五早上7点10分,随着乘客下车关门声“啪”的一响,在北京妇产医院门口的曹操出行网约车司机王师傅完成了当天的第三单生意,乘客端显示的支付价格为37.11元,而王师傅司机端显示的收入价格未到28元。

“这(跑网约车)不挣钱,每天要跑14个小时,算是入坑了,一天抛去油钱和车钱(流水)剩不了多少。除非油价降到以前(每升)5、6块那样,要不跑完这一年的合同就不干了。”王师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吐槽道,“我开的现代悦动是租来的,每天还需支付200元的租车费用。”

另外,王师傅有时会用另一部手机接收飞嘀打车的订单,但早晚高峰时他会把飞嘀打车关闭。他表示飞嘀打车在早晚高峰时推出的“一口价”模式经常会出现6到9折的优惠,并且等红灯、堵车消耗的时间不计入订单时长,自己接这种订单完全没有利润。

在网约车行业内,有司机称其是夕阳产业,但是行业中网约车平台公司却是越来越多,头部平台们的竞争格局也正经历着微妙的变化。这不仅让人发问,市场规模仍在高速扩张的网约车行业到底让平台们看到了什么生意经?

“已经是夕阳产业了”

同为曹操出行平台网约车司机的杜师傅租用的是别克GL8,其用来跑商务单,每月则需支付7300元的租车费。

不过,杜师傅向记者透露:“这(网约车)已经是夕阳产业了,刚兴起那会儿靠刷单、骗充值、骗补贴3个月挣一辆帕萨特的事已经不可能有了。我租下这辆GL8,根本不指着跑网约车挣钱,而是靠与朋友组团跑私活儿(商务接待),在北京(包一辆GL8)8小时、100公里以内最低500(元)……”

“正常情况下,北京每年除了春节后到全国两会前没有会议以外,其他时间各种会议接连不断,包车的活儿也一直不断,忙的时候一天24小时连轴转(商务包车时,除了接送乘客以外,其他时间司机可以休息)。今年北京受疫情影响,两会以后基本就没有会议了,我们串活儿(互相联系、介绍包车业务)的微信群最近都是好几天才有一个消息。”杜师傅说。

事实上,网约车平台是不会放任司机“只租车不接单”不管的,他们会通过管控抽佣比例来激励司机接单。杜师傅表示:“如果每月流水够1万2,平台收10%(的佣金);不够1万2,平台收20%(的佣金);如果不跑,平台会经常打电话(询问不出车的原因)。”因此,杜师傅有时会降档,用他的商务车去接舒适型订单,而舒适型订单比他正常接的商务型订单要便宜30%左右。

有观点称,针对司机们口中的“夕阳产业”和“跑网约车算是入坑了”的说法,还需客观看待。这两种说法的隐形背景都是,在网约车市场发展初期平台方“不计成本”地扩大市场规模,司机们收获了一大波“蓝海红利”,彼时赚到钱的司机们大多数已经离开网约车市场多年了。

如今,网约车市场的用户规模已经见顶,行业边际的显现已经很难让平台方再像以前一样“大手大脚地发钱”了。并且,叠加疫情导致的出行需求受阻,网约车司机们的收入自然也会“水落船低”。

网约车驾龄,超龄,封号,注册,下载司机端问题,添加 微信:gua561  备注:问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y983.com/2188.html